饅頭人的航海日誌:

關於部落格
「開闢道路的是自信、勇氣與努力!~」
  • 9154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和阿公相處的這幾天

在台北生活了二十三年有餘,對宗族觀念很單薄的我。 一年回去家鄉(台南),也就只有寒暑假、過年,一年不過兩三次;和阿公見面說話的次數比我朋友還少,有也就是偶爾的噓寒問暖,以前我總認為那只是客套的形式,大老遠回去都覺得麻煩…… 但,原來阿公已經八十二歲了。 這個年紀的人,是很脆弱且容易生病的。 對,阿公又生病了。 印象中,這近幾年一直聽到阿公到醫院還是住院的消息;但我要不是打工、上課、當兵,就是”有事情”,這個有事情或許也只是某些推拖的理由。 所以,照顧探望的責任似乎都不落在我身上,有也只是我爸媽、姑姑伯伯、堂哥他們…… 上個星期,接到二伯的電話,阿公在凌晨四五點時在上廁所時大量出血掛了急診;早晨,爸媽就和我開車回去了台南。 似乎是胃潰瘍、十二指腸潰瘍,但無法確定;且阿公一直有心臟的問題,必須做大腸鏡手術之後,和心臟科、肝臟科、腸胃科進行會診,找出原因,並且治療。 而且,出血的狀況急診之後也並沒有好轉,所以,必須住院。 看著打著點滴,了無生氣的阿公躺在病床,那種心境真的很複雜…… 但是大家都必須要上班,誰可以住院照顧阿公;就算請假,請個幾天還好,但一個星期、兩個星期、一個月呢!? 看到二伯跟堂哥那天都請了假待在醫院,老爸也是把公司的事情放在一邊,那我這個剛退伍無所事事的人到底在幹嘛? 一兩天過去,大夥輪流到醫院照顧阿公;似乎是一個不錯的方法,但我卻覺得相當難受。 和爸媽長輩商量之後,我就搬到醫院住了。 雖然阿公住院只住了五天,在第六天時就出院了。 但這幾天,遠遠超過我這二十三年和阿公相處的日子。 阿公說不喜歡吵,所以一定要住單人房;且對我們看護的來說,便利舒適了很多,不但有沙發床、專屬的電視、冰箱、廁所,空間也大了很多。 阿公起先都不能進食,只能一直打著點滴,且身體很虛弱,也輸了幾次血。 但後來好些了後,就可以吃稀飯、流質的東西,我也只能到附近買些這類的東西給阿公吃。三餐就是白稀飯、地瓜稀飯、虱目魚粥、珠過魚粥、吻仔魚粥…配點豆腐、蛋、豆腐乳,這樣。 但我都還是會問問阿公:阿公,你想要吃甚麼? 阿公也總是笑嘻嘻的說:吃稀飯、吃稀飯就好。 而我也都還會在阿公吃過飯後問:阿公,干有好吃嗎? 阿公也總是笑嘻嘻的說:好吃、好吃。 即使我知道每天吃一樣的東西,一定不好吃;而且附近店家為了大量的病人、訪客的用餐,都講求效率,而不是”品質”;因為就算我每天都吃不一樣的,我還是都快吃不下去了……更別說是只能吃粥的阿公。 阿公不喜歡被人照顧,應該說,他不喜歡麻煩別人;會有一種認為自己是拖油瓶,總是牽累別人的感覺,我想,這是大多數老人家的通病;阿公什麼都想要自己來,即使身體狀況不允許。 但是我們有時卻無法體會,會覺得老人家這樣是浪費時間,我們來幫他們就好了,自己來等下又受傷了怎麼辦!?只會造成更大的困擾。 但其實,這樣的我們傷害的卻是他的心靈;對他們來說,那種罪惡感才是痛苦的。 會有(為什麼我這麼沒用?)這樣的想法出現。 我真的有很大的體會。 就算只是扶他上個廁所、倒杯水…… 你就會一直聽到阿公說:我自己來、我自己來…… 起先,我也是百分之百隨時待命,哪怕是件小事,都趕緊搶著去做,就是擔心他; 但總是在事後,從他的眼神跟無奈中看到,也許我們這樣真的是錯的…… 於是,我後來改變了作法;選擇在旁邊默默的看著,等要真的需要幫忙時再上前去。 吃飽飯後,我也會等到阿公拿衛生紙擦完桌面整理吃剩的東西後,在上前把垃圾拿去丟。而不是都幫他弄好好。 阿公在換穿衣服時,我也就在旁邊看著,適時的幫點小忙,就算花了好幾分鐘只為了穿一件衣服、一件褲子。而不是要他別動,我來幫他穿。 阿公要去上廁所時,我也就讓他扶著點滴,緩緩的走到廁所,就只是跟著他且提高警覺。而不是一路攙扶他,連褲子拉鍊都幫他拉好。 但在半夜時,卻很讓我於心不忍。 因為打點滴跟腎臟不好的緣故,阿公總是一兩個小時就會上一次廁所;在半夜時,他總會很怕把我吵醒,就自己偷偷的去上廁所;但我是警覺性很高的人,一點聲音我就會醒來,所以就會跳起來跟著他。 但阿公的無奈感跟罪惡感又讓我不知如何是好。 於是乎,我後來選擇了裝睡,就是偷偷的注視著他,直到他花了很久時間上完廁所回到病床。但有好幾次,我還是忍不住爬起來幫他。就是深怕他真的發生了甚麼事情。 我真的不知道我這樣做對不對,也許也有人會說這樣未盡職責,但我真的只是希望,即使身體狀況很差,深受病魔之苦,但如果,至少能讓阿公心裡好過點。 如果,在剩下的日子裡,心裡能夠舒適點,而不是連自己生命都到盡頭時,還有自己覺得自己像個廢物的念頭出現…… 老人家都喜歡熱鬧,怕孤獨。 但阿公是話不多的人,而且他只會說台語,我有時候會聽不懂,而且我自己台語也說得不很流暢,就會變成沒有辦法溝通聊天的情況;這時候,大多的時間,就只能在病房裡看電視。 這時候,如果有人來訪,像是伯伯姑姑叔叔之類的,阿公就會特別開心,我也是。 至少他們可以陪阿公聊聊天。 這兩天剛好遇到颱風,悶壞的阿公似乎很想去看看外面的風雨。 因為他的眼神總是像個小孩望著窗外,但病房的窗戶是鎖死的,內層也是鏡面鏡,所以很模糊,除非貼很近才能看到外面的景色。 且阿公走幾步路,就會開始喘;我就很不敢帶他出去走走。 但最後,在颱風的第二天;我看阿公精神還不錯,就主動問阿公要不要去走走看看。 阿公真的就像小孩一樣很高興的說:賀阿!賀阿!就趕緊爬了起來。 我們搭電梯到一樓,但風雨很大,沒辦法出去。 所以又回到了樓上,選了外面一片較大的玻璃窗,就在那裡看外面的風雨。 阿公碎說著: 今天停車場的車子真少,這款天應該沒人來看病。 風雨那麼大,不知道會不會淹水。 家裡今天有做生意嗎?颱風天生意都比較好。 阿!要叫叔伯公去看看柚子怎麼樣了。 ………….. 風咻咻咻的吹,哪怕只是聽著阿公的自言自語。 我卻似乎不爭氣的強忍住淚水。 阿公,真的老了;我真的,第一次和阿公這麼親近。 颱風天姑姑跟伯伯也都有來醫院,但在晚上回去後;阿公隔幾分鐘就會叫我打電話問他們到家了沒,外面風雨大,不知道會不會危險。 我也都會安撫阿公說,他們應該還在路上,到家了我在打;但這樣,阿公就一直睡不著。 打了一兩通,還是沒人接;應該是還沒到家。 但我實在是希望阿公能早點睡。 就對著嘟嘟響的電話演起戲來。 然後和阿公說他們已經到家了,叫阿公趕緊睡,不用擔心。 這他才放心的躲進了被窩。 我好喜歡這樣的阿公。 星期一醫生看過之後,就說是大腸有很多處破皮,但並無大礙,也沒有長甚麼東西,回家靜養就可以,就多注意飲食這樣。 這才出院回家。 回到家的阿公,就只是坐在店裡的椅子上,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; 但我知道,他很高興;因為沒有人喜歡醫院的。 下午看阿公睡午覺後,我就回台北了。 在回台北的客運上,我卻一直想起阿公那真的充滿了天真又慈祥的笑容。 我覺得,好溫暖好溫暖…… 他是我爸爸的爸爸,是我阿公。 (完) 第一次在醫院待了那麼長的日子,我真的開始很尊敬那些和病人毫無關聯血親的醫生、護士,能這樣充滿愛心、關心與耐心的照顧病人,很謝謝,真的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